您的位置  地產  綜合

黃光裕十年歸來,國美能否乘風破浪?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6-25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作者 | 借東風

數據支持 | 勾股大數據

1、歸來

2008年以來,每次關于“黃光裕歸來”的消息,都能帶來國美系股票走強:

2014年12月,傳黃光裕保外就醫,國美電器一天內大漲9.68%;2017年10月,再傳黃光裕歸來,彼時已更名國美零售,一日大漲11%;2019年2月,媒體報出黃光裕母親法人身份被取代,加上法定時間臨近,市場再次引發猜想,次日國美系股票沖高。

但今天,黃光裕終于真的“歸來”了!

市場的表現也是給力的。港股國美零售收盤大漲17%,盤中最高漲幅逼近25%!

如果讀者細心的話,您會發現,其實在今天之前,進入2020年以來,國美零售的股票已經翻了一倍有余,期間在2月、4月、5月都有過幾波明顯的上漲。

在我看來,今天這一輪國美的行情,雖然是今天的傳聞引發的,但是和之前“炒黃光裕歸來”的邏輯已經發生了一些顯著的不同。

市場對于炒作的興趣越來越淡,而對于未來國美重新奪回當年地位的預期,卻在明顯地增加。

2、十年

從2008年黃光裕身陷囹圄起,國美錯過了中國電商行業最重要的十年。

古人云: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但此十年非彼十年。

畢竟這十年,正是中國電商行業風起云涌,諸侯混戰,每天都在上演著不同的戲碼橋段;正所謂,“兩分鐘”都馬虎不得,豈容你的缺席,一缺就是十年?

且不說在國美之前,超市里面品牌專柜已經是時髦的商業形態;也不說90年代末國美剛剛成立之時黃光裕“對客戶大折扣讓利,對品牌商一分不割”的爭取客戶贏得市場的強悍有效的打法;單說在21世紀第一個十年里,家電零售的天下只有兩個巨頭——國美與蘇寧。

當時的戲碼是“楚漢爭霸”,也有人說是國字頭與蘇字頭之爭,而結果上來看,“國字頭”總是要壓“蘇字頭”一頭。

2008年是一個轉折,國美“后值傾覆”,而黃光裕之妻杜鵑女士“奉命于危難之間”,不僅要接手公司業務,還要面對曾經屬下的背叛。

但是,對于國美而言,與其說人們是在擔心近年來持續的經營虧損,倒不如說是擔心,在電商行業的發展一日千里的當下,一家少了核心創始人的曾經的家電零售巨頭,能否跟得上這個呼嘯而過的時代?

沒錯。在步入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之中,蟄伏之中的阿里和京東開始發力,曾經的巨頭蘇寧與國美在悄然式微。

2011年,雖然當時的京東還叫做“360buy”,雖然當時國美的全年銷售落后蘇寧也不過是三分之一,但是正在積聚力量的阿里和京東,已經開始對這些傳統家電零售商形成了圍攻的態勢。

也正是在此時起,國美開始缺席。

如果我們考察這些年,在電商的賽道上,國美錯過了什么,不難看出:

(1)移動支付: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崛起
(2)物流體系搭建:阿里憑借菜鳥收購四通,京東憑借自建倉儲物流體系
(3)社交媒體流量進場搭便車:微信微商的崛起
(4)巨頭勢力縫隙的新物種誕生:拼多多
(5)傳統零售企業的新零售轉型:蘇寧易購等

在這幾輪混戰中,國美缺席、缺席、再缺席。以致于在資本市場上,國美的股票無法給投資者提供什么想象空間,而國美的市值也一降再降,到現在只剩區區350億(港元)!

有不少分析人士拿國美去對標蘇寧。

蘇寧今天市值800多億人民幣,不到1000億港幣。而國美市值350億港幣。短期內,不說追平蘇寧,至少翻一倍的可能性是在的。

但我不這樣看。

3、聯手

在電商領域,簡單的對標是不科學的。

有人擔心國美虧損的問題。

在我看來,持續虧損的公司股票大漲的比比皆是。在互聯網產業的邏輯之下,從虧損到盈利,所差的可能只是一個引爆點的問題。

國美當前股價,說到底反映的仍然是,在面對電商行業一日千里的轉型,國美能否給出一個站得住腳的商業邏輯。如果給得出,則與蘇寧、甚至京東對標;如果給不出,則仍然在底部晃悠。

在今年4月19日拼多多認購國美發行的2億美元可轉債,加上5月底京東認購1億美元國美可轉債的時候,我們分明地看到了國美的股價忍不住向上突破的沖動。

這一波股價上漲,與黃光裕來歸沒有關系;相反,是市場重新認識國美價值的開始。

我們知道,博弈論的邏輯,如果是三方博弈,A最強,B居中,C最弱,那么最可能的結果有兩種:

(1)B和C聯手干翻A,

(2)A和C聯手干翻B。

首先,對于A而言,拉攏C削弱B,使得自己保持在老大的位置,是非常關鍵的。而對于B而言,與C聯手對抗A,防止自己被A吃掉,也是剛需。

而如果是多方博弈,則情況更加復雜。

對于京東、蘇寧、天貓這些家電零售形成的巨頭對碰的博弈競技場而言,國美完全可以依靠自身的優勢,與巨頭聯合,實現借力打力;另一方面,國美起步早發展快,雖然最近十年增長緩慢,但還是有非常大的基礎優勢存在。

舉個例子,截止2019年底,國美全國門店數量達到2600間,地級市實現了全覆蓋,甚至滲透到了部分縣級市。這樣的倉儲能力足以與京東媲美,而對于著意搞“下沉”生意的拼多多而言,這正是它所需要的。

這也正是今年以來,京東和拼多多都積極地開展與國美的合作的原因。

國美現在打不過蘇寧,拼多多在家電領域干不過蘇寧,甚至連下大力氣自建物流體系、做到了物流體驗極致化的京東,與蘇寧單打獨斗都未必占得到便宜;

然而,在這個時候,如果三者聯合作,憑借國美的門店密度、拼多多的客戶、加上京東的物流與配送能力,三者聯起手來,蘇寧就不敢小覷了。當然,國美自己還有不弱的物流能力(安迅物流)。

因此,再重復一遍這個模型:B和C聯手干翻A,A和C聯手干翻B。不論是哪種情況,C一定是受益者。弱者也有弱者的取勝之道。

更何況,國美從來都不是弱者,只是暫時被壓抑的強者。

4、轉身

再舉一個例子。

今年五一,央視做了一場國美的直播帶貨秀。3個小時就帶掉了5個億的銷售額。這是對國美的社群營銷能力交上的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

事實上,這些年,國美依靠電商平臺美店優勢,在社群營銷上形成了強能力。

國美以全國門店為中心,美店為平臺,在全國建立了超11萬個線上社群,覆蓋服務用戶幾百萬。因此,美店所承載的集社交、商務、分享功能于一身的優勢,是國美低成本流量來源核心。

疫情期間,國美基于自身的供應鏈優勢,在線上緊急組織了1,100多個疫情相關和民生必備品上架。為方便用戶線上選品,美店在線上線下商品統一的基礎上,還為用戶提供在線導購

除此之外,國美這些年雖然低調,但其實并沒有閑著。國美積極收購了安迅物流,并廣泛地布局,在供應鏈方面上也形成了強能力。而在今年的疫情之下,在建設放艙醫院的過程中,國美積極地捐贈物資,供應鏈與物流的能力從側面得到了展示。

當然,還有就是起始于2016年的新零售轉型,國美也并沒有落下。

按照國美官方的說法,“家·生活”整體方案提供商、服務解決商、供應鏈輸出商。其中,就包含了“舒適家”、IXINA、廚空間等新業務。

舉個例子,比如舒適家業務,國美希望能做系統集成,而不是傳統家電,從過去提供單品變成能提供整套解決方案,從而使用戶更便捷一站式完成消費。

通過提供商品全生命周期服務,進一步提高市場競爭力。

例如供暖系統。北方有集中供暖,但長江沿線沒有,比如上海。隨著經濟水平、消費者對品質要求的提升,這些城市居民安裝供暖的需求越來越多,也不再局限于購買單品。如果放在以前,也許國美只是做家電轉售的功能,但現在可以做一整套的供暖系統方案。

“舒適家”業務在2019年6月30日已完成開展廳超過360家,目前主要品項包括中央空調、全屋凈水、中央地暖、中央新風等,并將逐步新增中央除塵、智能家居、智能安防、智能能源。

對于這些概念,相信“米粉”們都應該不陌生,不是米粉的也都聽過。事實上,這就是未來智能居家生活的新理念。對于國美而言,家電方面多年的積累,使得在這方面轉型上可以做到厚積薄發,動如脫兔。

從2019年,國美“舒適家”業務的銷售量已經開始翻倍式的增長。

5、歸來

目前,經多方確認,黃光裕已獲“假釋”。事實上,按照之前官方說法,即便不是現在,黃光裕也會在明年初重獲自由。這次只是比預期提前了半年多。

對于今天這一波大漲,與其說是那套老的邏輯“炒黃光裕歸來”,還不如說是市場認識到了國美估值爆發的可能性之后的一波重新下注。

是的,電商領域的阿里、騰訊、美團、拼多多天天都在蹭蹭蹭的時候,國美這個曾經的老大哥,怎么能夠缺席呢?這一波大漲,是曾經壓抑得太久了。

十年,對于中國電商這個行業而言,也許是很久了,這其中發生了太多的故事,多少輪兔起鶻落,容不得須臾懈怠。

然而十年,對于一個人來說,卻并不是一個太長的時間。青蔥少年進去,再出來,不過是耳畔多了幾根白發,額角添了些許皺紋。哪有什么變化?當年百戰死的將軍,如今十年歸來,仍是壯士。更何況,國美這些年,一直在許多人的關心與呵護之下。

江湖,還是那個江湖;黃光裕,還是當年的黃光裕。

唯不同的是,國美所身處的賽道,已經發生了不同;但就國美而言,就像杜鵑當年的誓言,今天的國美,在許多方面,已經做好了迎接新挑戰的準備。

國美萬事俱備,只待黃光裕歸來!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qq游戏3d捕鱼达人输钱 时时彩软件免费试用版 网络什么项目赚钱 网上股票开户资金安全吗 十错一平特公式 二码中特 什么是股票期货配资 直两码中特 加拿大快乐8开奖中心 捕鱼王者电玩版安卓版 喜迎棋牌游戏平台 贵州快三计划软件 上海11选5一定牛任三遗漏 如意码是什么数字 今日热门股票 网上指定棋牌网址 浙江十一选五五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