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業  經濟

美團、餓了么的幕后合作者:簽約4萬名外賣小哥,年入20億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6-20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深響

外賣送餐員、網約車司機……這些與你日常生活交集頗多的工作者,其實很可能來自同一家公司。

6月初,勞動力運營解決方案平臺趣活在美遞交招股書,開啟納斯達克IPO之旅。隨之,O2O平臺中的勞動力運營模式浮出水面。

招股書顯示,趣活是國內最大的勞動力運營解決方案平臺,服務客戶有美團、餓了么、滴滴、KFC、安歆集團等,趣活為上述平臺提供餐飲配送騎手、網約車司機、保潔家政、共享單車運維人員等勞動力。截至2019年底,其平臺上月活躍勞動者人數超過4萬人。

趣活的角色,相當于平臺與消費者之間的連接者,通過對勞動力的調配與管理,將平臺提供的商品與服務傳遞給消費者。

從需求端來看,對平臺方而言,要在全國各個地區分別建立自有的配送、司機團隊,意味著龐大的成本及管理投入,這將大大拉低平臺的運營效率及盈利能力。隨著美團、滴滴等連接線上線下業務的公司不斷擴大業務版圖,其對相應團隊的需求也會上升,因此,趣活有其生存和發展的市場空間。

而從商業角度考量,勞動力運營解決方案市場究竟有多大的價值?隨著趣活推進IPO進程,這一隱于O2O平臺背后的角色,將首次直面資本市場的考驗。

外賣小哥的幕后老板

2012年,國內“千團大戰”打得轟轟烈烈之時,餐飲外賣行業也正處于快速成長期,面臨著勞動力缺口巨大、配送人員專業技能不足、管理成本高企等亟待解決的問題。三位來自國際郵遞和物流集團DHL的創業者瞄準了這一痛點,于同年聯合創立了企業趣活,為外賣配送服務提供勞動力運營解決方案。

簡單來說,趣活所做的,就是建立起一個規模化、標準化的勞動者團隊,幫助美團、餓了么等合作平臺完成餐飲配送服務,外賣平臺則向其支付服務費。實際操作中,勞動者的實際勞動關系歸屬于趣活,由趣活向勞動者支付酬金。

趣活強調的勞動力運營解決方案,包括了對勞動者的組織與培訓。趣活招股書提到,平臺會對勞動者進行培訓、表現監測和再培訓,將勞動者培養為能滿足行業特定要求、標準化、高效率的服務人員。

平臺上勞動者人數是決定趣活業務水平的關鍵指標,從招股書披露的數據來看,這一指標在2019年下半年有較大幅度增長,平臺勞動者突破4萬人。招股書提到,以2019年平均月活躍勞動者數計,趣活是國內最大的勞動力運營解決方案平臺。

趣活平臺上的勞動者從事工種以外賣騎手為主,在2018年及2019年逐步加入網約車、共享單車、家政服務業務后,勞動者工作種類更加多樣化,包括有網約車司機、共享單車運維專員、家政保潔人員等。

要對如此規模的人力實現規模化、高效率、低成本的管理,必須借助技術手段。趣活的解決辦法為運營管理平臺Quhuo+,同時面向勞動者和企業客戶。

在這一平臺上,管理人員可以將客戶定下的KPI轉化為勞動者可執行的任務指導,并跟蹤監測勞動者的工作量和表現,在數據驅動下,實現員工的動態管理,保證勞動力質量并提高運營效率。

Quhuo+頁面截圖,來源:企業招股書

規模化的管理可以使成本得到一定程度的壓縮。量化來看,在即時餐飲配送業務上,據2018年數據,趣活可以為客戶節約每單40%的運營成本。

趣活的訂單量與勞動者數量保持了同步增長趨勢,2019年Q3、Q4,其月均訂單量分別達到了2.87億和2.92億,同比增長70%和88%。

目前,趣活的業務包含即時餐飲配送、共享單車運維、網約車司機管理、家政及其他四大模塊,其中餐飲配送業務占極大比例,幾乎貢獻了全部營收。2019年,趣活實現營收20.6億元,其中即時餐飲配送業務營收占比達到98.6%,從這一角度講,趣活的業務幾乎可以與外賣騎手運營管理劃上等號。

O2O平臺所衍生出的勞動者運營管理市場,并不起眼,但已經催生出一個年營收達到20億元的企業。目前,趣活的最大機構投資者為百度,持有12.24%的股份,另有兩大機構投資者軟銀中國與鍇明投資,分別持有11.67%與7.44%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平臺上勞動者4萬以上、年營收突破20億元的趣活,雖然是行業內規模最大的企業,但實際市場占有率不足3.8%。這一方面說明趣活還有著較大的增長空間,另一方面也印證著勞動力運營市場巨大且常常被忽視的市場規模。

價值幾何?

作為O2O平臺的幕后合作方之一,趣活的數據增長趨勢不錯,但與龐大的市場相比,其滲透率并不算高。與美團過百萬的騎手團隊相比,趣活平臺月活躍勞動者4萬的數據便相形見絀。

而即便目前只分到龐大市場的一小杯羹,承擔著高昂人力成本的趣活,在毛利上的表現并不突出,招股書顯示:

趣活2019年實現毛利潤1.6億元,毛利率不足8%,而其在2017年毛利率低至4.4%;

Non-GAAP下,趣活2019年實現凈利潤5135萬元,同比增長13%,凈利率為2.5%,同比下降0.6個百分點。

毛利率較低的原因主要是人力成本較高,以主營業務餐飲配送服務為例,2019年支付給騎手和管理人員的服務費占比達到84.5%,這部分費用很難壓縮,趣活要提高毛率只能依賴于繼續提高運營效率或是上漲向客戶收取的服務費。

但無法否認的是,對O2O平臺、對勞動者來說,趣活等勞動力運營解決方案平臺有著不可或缺的意義與存在價值。

以美團為例,不考慮受疫情影響的2020年第一季度,在2019年美團已連續三個季度錄得正值的營業利潤,但營業利潤率也僅維持在5%左右——營收規模龐大,費用同樣高企。

美團財報中,將餐飲外賣騎手成本歸于銷售成本中,結合趣活所披露的騎手運營模式可知,美團所支出的騎手成本,很大部分是支付給趣活等第三方公司的服務費。在2019年Q4及2020年Q1中,銷售成本占美團總體收入百分比分別為65.5%及69%。

這部分支出并不低,但按趣活招股書中提到的其為外賣平臺客戶節約了40%的成本計算,如果平臺需要自行建設、管理騎手團隊,銷售成本將會有不小幅度的上漲,即便是美團,恐怕也將面臨一定壓力。

而與趣活等騎手管理方合作,平臺只需要支付一定的服務費,省錢省力,何樂而不為?可以說,勞動力運營平臺是美團們簡化組織架構、提高經營效率、壓縮管理成本所必要的合作伙伴。

勞動者們同樣需要一個專為他們服務的組織,來獲得更好的職業生活保障和發展機會。趣活招股書中提到,其平臺上74%的勞動者是由之前的勞動者介紹而來的,這為趣活提供了更強的團隊穩定性,也一定程度上說明了勞動者對此類平臺的依賴。

疫情導致的失業潮與就業危機下,“靈活用工”成了熱門概念。趣活這類勞動者數量規模大、用工場景多樣化的平臺,擁有靈活用工的實踐基礎。也就是說,趣活平臺上的勞動者可能同時是外賣配送員、網約車司機,或是共享單車運維人員,疊加場景下,勞動者得以增加收入并尋找職業轉型機會。

要維持O2O行業的正常運轉,勞動力管理平臺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一環,其存在有著必要的行業與社會意義。但從商業角度看,高昂的人力成本是其始終無法回避的問題,也是這類平臺提升盈利能力的最大障礙。而平臺對成本的控制,也會進一步擠占趣活等第三方公司的服務費。

目前,趣活的市占率不足3.8%,意味著這一市場還未體現出頭部效應,行業內競爭激烈。相應地,O2O平臺可選擇的合作方很多,趣活等企業的話語權相對較弱,在此情況下,要讓掌握著話語權的大平臺出讓更多利潤并非易事。

此次趣活開啟IPO進程,在走向公開市場的過程中,將勞動力運營這一不常被人注意的行業推向臺前,趣活的商業模式也在得到更為嚴苛的檢視。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 標簽:大伊在人線香
  • 編輯:金泰熙
  • 相關文章
qq游戏3d捕鱼达人输钱 11选5技巧 内蒙快3开奖怎么安装 内蒙古十一远五走势图 首页 吉林快三计划全能版 明天涨停股票推荐骗局 福彩中心fc开机号今天 一分彩注册网址 山西体彩11选五走势 北京快3专家推荐号码 今天河南快三预测号码 福建体彩36选7一等奖大约多少钱 股票分析师能炒股吗 河北快三中奖秘诀 股票开户营业部 甘肃11选5助手 股市在线博众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