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業  評論

大擴張時代!一周4個城市“擴容”,下一個是誰?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6-25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城市擴張,全面加速。

01

短短一周之內,多個城市邁出“擴容”大步伐。

日前,國務院批復同意撤銷成都市新津縣,設立新津區,新建縣自此“撤縣設區”。這是繼成都代管簡陽、設立“東部新區”之后,再次完成了城區擴圍。

自此,成都下轄12個市轄區、3個縣,代管5個縣級市,一個城市面積高達1.43萬平方公里、GDP超過1.7萬億、人口超過1600萬的超級大都市呼之欲出。(參閱《后疫情時代,這座城市再次領跑》)

同一天,“吉林發布”公布,經批復同意,將原由四平市代管的縣級公主嶺市改由長春市代管

相比“撤縣設區”,長春代管“公主嶺市”,無疑是更實質性的城市擴容。自此,公主嶺市納入長春轄區范圍,原本就一城獨大的長春,在吉林省內更是首屈一指,首位度遠遠超過中西部強省會。

據報道,代管公主嶺市后,長春將成為全國省會城市中面積第三、人口850萬的特大城市

無論是城市體量還是城市能級,都得到明顯提升。

在成都、長春之后,山東省政府公布“關于調整煙臺市部分行政區劃的通知”,通知指出,經國務院批復同意,撤銷蓬萊市、長島縣,設立煙臺市蓬萊區,以原蓬萊市、長島縣的行政區域為蓬萊區的行政區域。

作為山東GDP第三城,煙臺實力并不弱。2019年煙臺GDP達7653.45億元,位居全國25位,與作為省會的濟南差距并不大。

更關鍵的是,借助撤縣設區,煙臺有望告別沒有地鐵的歷史。按照發改委要求,建設地鐵,需滿足“財政收入300億、GDP3000億、市區常住人口300萬”三個門檻。

煙臺的GDP和財政收入都無問題,雖然常住人口超過700萬,但市區人口僅有200多萬。撤縣(市)設區之后,市區人口有望增加到300萬,這就邁過地鐵準入門檻。

有所行動的,不只是二線省會,還有三四線城市。

近日,河北省調整邢臺市部分行政區劃,撤銷邢臺縣、任縣、南和縣,設立任澤區、南和區,并將邢臺縣區域分別劃給襄都區和信都區。

換言之,這個三四線城市一口氣撤銷了3個縣、新設立2個區、更名并更改管轄范圍2個區,力度之大,讓諸多二線省會追塵莫及。

02

正在邁出擴張步伐的,不只這些城市。

早在5月,重慶主城都市區擴容塵埃落定,從9個區擴容到21個區。

擴容之后,重慶主城都市區面積、常住人口、經濟總量分別達到2.87萬平方公里、2027萬人和1.8萬億元。

在此之前,深圳都市圈規劃編制,邀請東莞、惠州、河源、汕尾共同參與。而廣州都市圈,除了佛山、肇慶之外,也將清遠、韶關、云浮納入輻射范圍。

在此之前,西安、成都、濟南均已邁出擴張步伐。

2011年,合肥“三分巢湖”,迅速做大。2017年,西安正式代管西咸新區,GDP迅速挺進9000億量級,離萬億門檻只有一步之遙。2019年,濟南正式合并萊蕪,邁向強省會之路。

這些城市走向擴張之路,并非心血來潮,背后有著強勁的政策支持。

近期出臺的多個中央文件,均明確提出:

提升中心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完善部分中心城市市轄區規模結構和管轄范圍,解決發展空間嚴重不足問題。

這意味著,一二線中心城市擴容之路,只會加速,不會暫停。

03

城市擴張,路徑不同。

第一種擴張是實質性擴張,以合并吞并為主。

無論是合肥“三分巢湖”,還是濟南合并萊蕪,抑或成都代管簡陽、西安代管西咸新區、長春代管公主嶺,走的都是合并吞并之路。

合并之后,無論是經濟總量、人口規模還是城市能級,均能得到明顯提升。濟南合并萊蕪之后,濟南穩居全省第二位,與青島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小。雖然首位度仍然墊底,但獲得競逐強省會乃至國家中心城市的可能。

第二種擴張是城區擴張,以撤鎮設市、撤縣設市、撤縣設區、撤市設區為代表。

浙江溫州的龍港鎮“撤鎮設市”,成為全國最年輕的城市。成都新津“撤縣設區”、煙臺蓬萊“撤市設區”,無疑都是做大城區的體現。

在中國的行政區劃中,縣與市轄區雖屬同一級別,但定位有著天壤之別。

縣,更偏向于農業管理模式,但財政權、土地規劃權都相對獨立。撤縣設區之后,雖然獨立性有所削弱,但市轄區屬于城區,與城市連為一體,規劃統一、公共服務統一,有利于中心城區資源向周邊輻射轉移。(參閱《中央文件再提“收縮型城市”,這些城市要注意》

同時,“撤縣設區”不僅名頭上更加“好聽”,還能擴大市區范圍,提高城區人口規模,從而進一步提升城市能級,有利于整個城市的發展。

第三種擴張是都市圈模式和飛地模式。

做大做強都市圈正在成為一線和強二線城市的共同選擇。這方面,北上廣深都已邁出步伐。

根據《四個超級“大都市圈”呼之欲出》一文,北京將河北的“北三縣”納入通州協同發展范疇,上海大都市圈則將江蘇4市(蘇州、無錫、常州、南通)、浙江4市(嘉興、寧波、舟山、湖州市)都納入其中。

而最新出臺的《廣東省開發區總體發展規劃2035》,首次明確廣深兩大都市圈的范圍:廣州都市圈包括廣州、佛山、肇慶、清遠、云浮和韶關,深圳都市圈包括深圳、東莞、惠州、河源和汕尾。

此外,深圳還在汕尾打造了“深汕特別合作區”,深圳與河源的“深河特別合作區”也將呼之欲出,均為“飛地模式”。

04

無論是合并吞并,還是撤縣(市)設區,抑或都市圈擴容,都屬于典型的城市擴張。

在這三種擴張模式中,都市圈擴容最為普遍,從北上廣深到杭州、南京、合肥、武漢,都在尋求都市圈擴張之路。

撤縣(市)設區還會繼續加速,核心二線城市下轄的縣及縣級市,均有望納入市轄區范疇,二線城市的市區面積和城區人口都將實現擴張,城市能級得到提升。

相比而言,動作做大、影響最為深遠的當屬“合并吞并”式擴容。繼成都、濟南、西安、合肥、長春等城市之后,下一個是誰?

呼聲最高的有五個:深圳擴容惠州東莞、武漢合并鄂州、西安合并咸陽、廣東揭汕潮三市合并、寧波舟山合并。

這其中,深圳吞并式擴容的可能性相對較小,都市圈模式是更可行的選擇。而武漢、西安、揭汕潮、寧波舟山均不乏擴張式合并的可能。(參閱《最強擴容信號!這些城市要合并了?》)

當然,合并只是第一步。城市要追求的不該是體量上的大,而是發展動能上的強,1+1如果最終不能大于2,那么合并的意義就十分有限。

無論如何,做大中心城市,以中心城市促進城市群發展,這是中國城鎮化進入下半場的主導性政策。

有沒有中心城市、有沒有成熟的都市圈,有沒有強大的城市群,將會決定許多區域未來發展的空間。

本文來自國民經略,作者凱風。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qq游戏3d捕鱼达人输钱 信誉手机棋牌 大圣棋牌app官网下载 最正规的棋牌游戏平台 欢乐真人麻将 彩票双色球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图今 百家乐破解方法 棋牌游戏送彩金活动 3分彩开奖走势图 四肖免费期期准四 河北11选五任三 世界股市行情 九游棋牌电玩城 西瓜配资 心水一点必中特 海南4+1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