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業  評論

南京向西,安徽向東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6-25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城市,總會為自己尋找出路。

在網上,南京有一個外號:徽京。

還有句更文藝氣的話:南京是安徽人的耶路撒冷。

數千年來,耶路撒冷一直是基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的精神圣地。

南京和安徽的關系有著耶路撒冷式的成分,但又不那么簡單。

它更是在中國經濟最具活力地區,城市競合的產物。

01

鐘情南京的安徽人

“徽京”,這個詞現在不太受待見。

但其實,這個詞還有“官方背書”。

據說那是在安徽的一次經濟發展大會上,一個領導批評合肥發展不夠快,滁州、馬鞍山、蕪湖等城市“等靠要”,并指出:南京強勢崛起對安徽影響很大,徽南城市為什么不主動銜接南京?如果銜接得好,南京完全可以成為“徽京”。

領導的本意是指責安徽城市發展太慢,要求借勢發展。

不想,這個詞成了網絡流行語,人盡皆知,還時常帶著點地域黑的色彩。

一切流行的背后,都有生存的土壤。

“徽京”一詞,雖然近20年才出現,但其背后的含義,或者說這個詞成立的基礎,卻已經有好幾個世紀的歷史了。

1368年,朱元璋在南京稱帝。如今的安徽、江蘇、上海等一大片區,統稱南直隸。

這是南京的高光時刻,也注定了和安徽的緣分。

1645年,清軍占領南京,南直隸改名為江南省,并設置一位江南布政使(駐南京)。

編輯

清朝早期江南省的構成

江南省無疑是個龐然大物,既有長江天塹,還占據了全國3/10的田賦和半數知識分子。

富且大,還是前朝故都,所以,清朝統治者為了消除威脅,就進行了拆分。

但是有個問題是,管理安徽的布政使,也就是主要管理機構和官員一直還住在南京,相當于遙控指揮。

直到1760年,安徽布政使才搬回安徽安慶。

在行政意義上,對安徽來說,來自南京的管轄這時才宣告結束。

編輯

清代的南京鼓樓

歷史雖然已經雨打風吹去,但安徽和南京之間卻一直藕斷絲連。

將近20年前,“南京都市圈”概念提出,這是中國第一個跨省的都市圈。

這個都市圈規劃還得到了江蘇省級批準。

“南京都市圈”有8個成員:南京、鎮江、揚州、淮安、馬鞍山、滁州、蕪湖、宣城,其中4個是安徽城市(馬鞍山、滁州、蕪湖、宣城)。

編輯

南京都市圈

在現實中,不論是謀生也好,還是純粹消費、游玩也罷,安徽人也喜歡到南京。

一個安徽人沒到過省城合肥,但他可能早已經去過好幾次南京。

因為,安徽很多城市到南京比到合肥要更方便。

相比更遙遠的上海、杭州,即便在高鐵時代之前,到南京也可以當天往返。

根據《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8》,南京流動人口的第一、第二、第五來源地的馬鞍山、亳州、安慶都是安徽城市,占比分別為15.87%、10.23%、7.3%。

做個比較,蘇州是重要制造業城市,流動人口總規模要比南京更大,但前五名來源地只有亳州和合肥兩個是安徽城市,并且占比分別只有11.11%、6.72%。

編輯

2014年,南京出租車取消了不招外地人的規定。

第二年,南京官方搞了個統計,有外地出租車司機5325人,其中安徽的最多,有1646人(占比30.9%),是第二多河南(361人)的4.6倍。

在南京,哪怕是再小的一家公司,可能都能找出一個安徽人。

有時這種親近感,是打心底自發的。

在網絡上,還流傳著一個段子:甲(南京人)在外地工作,問乙老家在哪,乙聲稱在南京。

甲心中大喜,細問是南京哪的,乙接著說在馬鞍山(馬鞍山是安徽的一個市)。

南京市馬鞍山區?

情有獨鐘,莫過于此。

編輯

安徽淮南有網友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向市長留言建議,讓淮南大通區+田家庵區(包括經開區和高新區),以縣區身份加入南京都市圈。

而安徽蚌埠更快一步:2019年5月,提交了《關于申請加入南京都市圈的申請》,隨后,派人到南京專門協商具體工作。

編輯

02

南京也需要安徽

但這又不僅僅是安徽人對南京鐘情,更是相互需要和吸引。

南京地處江蘇西南面,以江蘇的視角來看,這是標準的偏居一隅。

但從安徽視角來看,整個南京只有東面與江蘇大地接壤,其他三面被安徽圍著,就像被安徽含在嘴中的一顆明珠。

編輯

真正讓南京、安徽走到今天的,并非歷史余情未了,也非天造地設。

而是勢,經濟大勢、發展大勢。

南京出身顯赫,不僅是六朝之都、江南重鎮,還位于中國經濟最活躍的長三角。

按理說,也有一番“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天”的美好光景。

但南京不得不面對的一個情況是:鄰居們都太優秀。

省內有蘇錫常。

拿2019年GDP來說,南京1.40萬億,蘇州1.92萬億,無錫1.19萬億,常州差些,但也有0.74萬億。

南京沒法像武漢、成都那樣,汲取全省之力。

“散裝江蘇”一詞雖然夸張,但也絕非空穴來風,在江蘇當帶頭大哥恐怕是最難的。

編輯

在省外,且不說有正當紅的杭州。

300公里外,那就是上海,一個世界級的超級城市。

2019年,上海GDP高達3.82萬億元,相當于2.73個南京。

作為大型城市,要想發展,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都不可避免地虹吸身邊的一切資源。

上海虹吸的區域,就包括了江蘇最富庶的蘇南(蘇錫常),這兩年隨著交通改善,江蘇省內經濟老四南通也熱情擁抱上海。

拿地鐵來說,早在2013年,上海就把地鐵軌道交通11號線修到了蘇州昆山。

當年,大陸一共才有17個城市開通地鐵。

而如今蘇州市更下了大功夫,開建地鐵S1號線,無縫對接上海地鐵軌道交通11號線。

一張地鐵票,就能從上海直達蘇州中心區域。

編輯

自己成不了大腿,那就抱大腿。

所以,蘇錫常、南通等江蘇省內小伙伴,自然有點瞧不上南京,更愿意追隨上海。

上海在城市總體規劃中,也豪邁地把蘇州、無錫、常州、南通通盤考慮了進來。

這樣一來,給南京帶來了一個很棘手的局面:自身雖然底子不錯,但身邊高手太多了,不僅在省內搞不了“強省會政策”,還得時不時擔心自己的地盤被搶走。

編輯

向東發展,很難。

那南京為何不向蘇北發展?

實際上,在上海和蘇錫常的雙重輻射下,留給南京的蘇北城市并不多,只有鹽城、宿遷、淮安、連云港。

前面也提到,南京地處江蘇西南部,蘇北的這幾個城市距離它實在太遠了,普遍在200-400公里。

編輯

南京到連云港動車最快也需要將近6個小時

據統計,中國大型城市實際輻射范圍,超過150公里的寥寥無幾,大部分都在80公里以內。

上海到常州,不到190公里,而這已經屬于其輻射邊緣了。

向東不行,向北也不成。

所以,向西、向南就是必然選擇。

南京不論向西也好,向南也罷,都是安徽的地界,比如馬鞍山、滁州、蕪湖等安徽城市。

而且,這些城市和南京發展差距大,南京很容易受到擁戴。

再加上,安徽省會合肥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實力不濟,雖然這幾年爆發,但還是難以服眾。頗有一點南京在江蘇省內的遭遇。

城市總會為自己尋找出路。

南京是安徽的耶路撒冷,但安徽,何嘗不是南京為自己找的出路?

03

這是彼此成就

事實證明,這條出路卓有成效。在長期的共融下,誰也離不開誰。

對南京來說,來自安徽的充沛勞動力是產業發展的重要基礎,而且還可以靈活使用安徽豐富的自然資源。

這對人均土地面積只有全國平均水平的18%,能源自給率也只有13.4%的南京來說,尤為重要。

據統計,一家南京制造企業,如果能把工廠開到安徽,每年能節約30%—40%的成本。

所以,公司在南京,但生產車間、工廠在滁州、馬鞍山這樣的情況,很常見。

很多安徽人在金陵城落腳、扎根,成就自己的事業,也給南京注入了發展動力。

南京城里的頂級富豪,安徽人占了很大一部分。

更進一步,吃穿用住,南京的方方面面,都少不了安徽人的影子。

安慶餛飩店、淮南牛肉湯、太和板面等安徽美食,在南京的小區樓下、街道和社區,隨處可見。

拿老鄉雞來說,這個安徽土生土長的品牌,走出安徽的第一站就是南京。

編輯

老鄉雞在南京也頗受歡迎

同樣,這種融合,讓安徽也受益匪淺。

一個可以觀察到的事實是,在安徽省內16個城市中,臨近南京的蕪湖(第2)、滁州(第3)、馬鞍山(第6)發展排名都不錯。

據恒大研究院發布的《2019年中國十大最具潛力都市圈》專題報告,南京都市圈內最大受益者一直是安徽三市。

編輯

距離南京僅有一江之隔的滁州,給自己的定位,就是打造南京及長三角區域后花園。

在滁州市汊河經濟開發區,其中約60%的企業來自南京。

04

新的攪局者

但現在有個新情況。

合肥爆發了,頗有坐實安徽一哥的氣勢。

編輯

針鋒相對的兩個都市圈:合肥都市圈與南京都市圈

實際上,近百年歷史里,很少能找出一個像合肥這樣大起大落的城市。

雖然坐擁兩千年歷史,但一直以小縣城形象示人。抗日戰爭后,不顯山不露水,原本想著混混日子就算了。結果突然被定為安徽省會,直接把最有實力的安慶、蕪湖刷了下去。

但奈何實力有限,直到1984年,合肥的GDP才超過蕪湖,1989年超過安慶。

2005年,合肥GDP也只有850億,比另一個省會南昌還少250億。

因此,合肥在省內幾乎沒有什么威信,各兄弟城市也不想跟他混。

但2010年來,合肥發展猛然提速:經濟增速常年兩位數增長,名列全國前茅;境內外49家上市公司;首個國家科技創新型試點市;中國IC之都;中國光伏第一城;中國最大家電生產基地……

國內的人工智能第一股科大訊飛,就出自合肥。

編輯

經濟上來了,合肥也有了一個響亮霸氣的稱號:霸都。

就在前不久,在第一財經發布的《2020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中,合肥擠掉寧波、昆明,首次進入新一線城市行列。

編輯

第一財經排出的新一線城市名單

合肥現在也許離南京還有不少差距,但逐漸有了掰手腕子的底氣。

比如,蚌埠就宣布自己要加入合肥、南京兩個都市圈。

對南京來說,合肥強勢崛起,加上東邊的上海,倒有些“東西夾擊”的壓迫感。

形勢比人強,這是南京如今不得不面對的一個新局面。

05

城市競合創造長三角奇跡

城市的發展格局并不是一成不變,稍有不慎,就會落后。

唯有造勢、借勢,才能找到自己的出路。

好在不管是南京還是安徽,目前干得都不錯。

今年一季度,在疫情重壓之下,全國17個萬億城市里,南京是唯一正增長的城市。

安徽近20年里,在全國GDP排名也躍升到11位,而且在中東部省份中仍然保持著最快增速,在未來進入全國前10是大概率事件。

從一個更大范圍來說,正是有了上海、南京、杭州、合肥這樣的城市競合,才推動長三角成為中國最具活力的一塊土地。

換一個區域,很可能就是一家獨大:一城興,百城枯。

因此,長三角,也許蘊藏著中國生生不息的發展密碼和深厚力量。

本文來自正解局。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 標簽:產后縮陰方法
  • 編輯:金泰熙
  • 相關文章
qq游戏3d捕鱼达人输钱 上证指数和上证50 快乐10分口诀任四5倍中奖有多少钱 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一定牛 黑龙江省福彩p62玩法开奖号 女篮亚洲杯2019分组 王中王特马资料图 模拟炒股手机app 重庆股票配资公司 山西快乐10分钟 体育彩票36选7今天 广东36选7好彩3 gtracing2破解版安卓 湖北省体育11选5 股票配资平台软件 十错一平特公式 福建22选5走势图表